我要草逼网
提示:请按Ctrl+D收藏本站!
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» 人妻熟女» 東北浪婦06

東北浪婦06
发布时间:2019-07-19 02:20:36   浏览次数:857

? ? 俺在家陪著閨女住了一晚上,轉天下午,俺往縣城里找批發商杜明,別看他才三十來歲,可卻是俺們這一帶數一數二收發山貨特産的俺本錢不多,批貨量就小,又想低價進貨,一般批發商根本不批,只有杜明肯給俺,條件是叫俺陪他睡覺。俺答應了,每趟來批貨都跟他睡一夜,他給俺讓些折扣。其實也就三四百塊,跟杜明嫖回妓女花的差不離。



? ? 下午六點多,俺到了杜明的店里,因爲提前打過電話,所以杜明已經等著俺了。招呼俺進門,就問:“芳姐,咋樣?上回帶去的猴頭菇和枸杞好賣吧?”俺笑著說:“好賣!到地方沒幾天就出手了!”這時候,杜明手機響了,他一邊接電話、一邊叫俺坐沙發上,又叫夥計給俺拿汽水。電話好像是說車皮裝貨的事,接完電話,杜明往俺身邊一坐,問:“今天上點啥貨?這回木耳夠肥、核桃榛子也不賴。”因爲俺在火車上弄了那老頭兩萬多塊,手里本錢比從前寬綽很多,說:“這回要多上點,比從前多一倍,木耳、銀耳、蘑菇都要。”說完,又想起小莊,想給他泡人參酒喝,加了一句:“再來盒人參,俺送人。”杜明一手摸著俺大腿,笑著說:“行呀!發財了?買賣越來越大!”俺按住他的手,說:“發啥財,找親戚借呗。要不然一趟跑下來、也就混個車票吃喝,還不如在家種地呢!”杜明說:“我老是勸你,上海是好地方,你多找些關系,上點人參鹿茸蜂王膠啥的,一盒出去頂你拉一大包袱的。”俺說:“俺在上海才打滾幾年,有啥門道!”杜明說:“剛才來電話的是我表弟,叫鐵坤。從我這里借了兩萬塊出去,才五六年,現在浙江、福建兩個省都有客戶,那貨都用車皮拉。現在一年少說賺兩三百萬。”俺土了土舌頭,說:“俺一個女人可沒那能耐。”杜明淫笑著,把手往俺腿間更深入,說:“當老板是男的強,可跑業務是女人占便宜。你會不知道?”俺怕夥計進來看見,巴拉開他的手,故意說:“俺不知道!”杜明一笑,說:“以前干啥事都講送禮,煙啊酒啊錢啊啥的,現在不行了,用我表弟的話說,叫送快樂!。啥快樂?說白了就是女人和錢一起送,啥門都能炸開,百試百靈,一帆風順。”俺笑著說:“越說越磕趁了。快點貨吧。”杜明哈哈一笑,起身叫夥計給俺拿樣品選貨打包。



? ? 這回俺批的貨很多,心里盤算托運的事,杜明說:“坤子的車皮沒滿,咋也能挪個地方給你,我跟他打個招呼,也不要你運費了,經過上海時把你的貨放下,你回去自己提就成了。”俺又高性又感激,剛要說聲謝謝,杜明的大手已經從后面抓到俺屁股上,湊在俺耳邊說:“今天晚上咋辦?”俺臉上一紅,推開杜明,小聲說:“哪回不是你響咋辦就咋辦!俺聽你的。”俺和杜明在外面吃過晚飯,回到杜明家里,他自己一個大院,兩層小洋樓。



? ? 因爲結了兩次婚都離了,所以家里只有他一個人。他家里很亂,報紙雜志、酒瓶易拉罐、滿桌子滿地都是,還有倆用完的避孕套扔在床邊地上,一個套子上還有血印子。俺看了看,笑著說:“咋?叫雞撞紅了。”杜明嘿嘿一笑,說:“啥撞紅了。前天晚上搞了個小野雞,她的小浪屄斗不過我的大雞巴,叫我給肏流血了。”俺替他一邊收拾屋子,一邊說:“你就吹吧,俺也沒見你那麽厲害過。”杜明上前拍了拍俺的大屁股蛋子,說:“收拾個啥,快洗澡去,我叫你看看我的厲害不厲害。”俺沒聽他話,還是整了整床上的被褥,才脫衣服去洗澡。



? ? 俺洗完澡,啥也沒穿就回屋了,杜明已經光著身子等俺了,正靠在床上一點一點喝著啥。就一小酒杯,黑黑的一杯底,俺問:“你喝啥?”杜明淫邪的一笑,說:“補藥!好東西,叫“十全神鞭酒”,國家主席也喝不上。虎鞭熊鞭、人參枸杞、好幾十味,泡制三十年了。”俺坐在床邊,問:“你哪弄來的?別是假藥,會害死人的。”杜明喝完最后一點,說:“啥假藥!我往山里收人參,有個刨參的老藥戶,兒子娶媳婦沒錢,才把他家里藏了三十年的秘方藥酒拿出來賣,呐!



? ? 就是這個十全神鞭酒。一壇子十斤,要了我五萬塊。”俺一伸舌頭,說:“五萬塊,瘋啦!”杜明拉著俺的手摸到他的大雞巴上,說:“值!現在國家不讓打老虎、黑瞎子啥的,這酒早絕種了。我要把他搗賣出去,至少二十萬的利潤,備不住五十萬都能賣的掉。……你來撸撸,等藥勁起來了,崗崗的,賊啦厲害了,肏你到明天早上也沒問題。”俺一邊聽著他吹牛,一邊給他撸雞巴,說:“你干野雞時也喝了嗎?”杜明揉著俺的大奶子,笑著說:“可不咋地!這酒每回只能喝一錢,我那回喝多了點,大雞巴崗崗的硬,木愣愣的,肏的那小野雞都哭著求我饒命。肏!



? ? 我花了錢的,哪能饒她,肏的小賤貨都尿裆了,早晨起來走不動道。”正說著,電話響了,杜明聽語音報的是鐵坤的號碼,這才拿起來聽,完事,杜明說:“坤子又加了三百斤山菇,不過車上還有空地,我叫他幫你把貨捎過去,我倆吃一個媽的奶長大的,沒說的!”俺很高興,心想:“就算今天也被肏的流血流尿、走不動道,也要牢牢挂住杜明這條門路。”俺俯身去給杜明舔大雞巴。杜明呃的一聲,說:“好!我睡過的女人里面就你得我的心,要不我也不會這麽關照你。……有個往山東批貨的娘們,她姐倆我一起肏,完了給的折扣還沒你多,運貨更不管。”俺浪著臉擡頭看著杜明,連聲說謝謝。杜明說:“謝啥!男人嘛,說來說去,其實就褲裆里這點樂子是真的,你讓我快活了,我能不讓你高興嗎?……你要是小個十歲八歲,我還真想娶你當老婆呢,天天肏!”俺說:“俺現在和你老婆有啥分別!回家就來讓你肏,伺候你。”杜明哈哈笑,說:“今天我來伺候你,叫你爽一晚上。”杜明的雞巴不算大,只能算中等,可是他喝了藥酒,沒讓俺舔五分鍾,藥勁就上來了,大雞巴脹得肥溜溜圓,抓在手里滾滾的燙,血管也繃起老高,大雞巴眼子瞪著,還真嚇唬人。



? ? 俺心里稀罕,握著熱雞巴說:“哎呀媽訝!這家夥,真唬人呢!俺都怕他憋爆了。”杜明也來勁了,啥也不說,拉俺上床,撲倒俺,挺大雞巴就肏。



俺屄里淫水不多,叫杜明一肏,還真疼了一下子,屄里就像塞進一根剛出爐的炭條,俺唉呀一聲,叫:“啥東西呀,是人雞巴嘛?咋像根火炭條滋,燙死俺了。”杜明說:“這才開始,待會看你咋浪呢!”說完,悶頭狠肏俺。俺也浪豈來,抱著杜明叫:“俺的媽呀,還真帶勁,哎呀!慢點,你要把俺肏穿了啊?”杜明淫笑著說:“大雞巴硬吧?肏!正好干你下面那個肥屄,肉呼呼的,肏起來水流不止,真爽死人了。”俺面紅耳赤,說:“俺一個大老娘們有啥好玩的。”杜明道:“我還就得意你這老娘們,比肏小婊子來勁。那些婊子屄沒你這個騷。要肏就肏你這種騷屄娘們。”說著,杜明又把俺的兩條大腿分開些,讓大雞巴肏的更深。



? ? 俺扭動身子,浪哼哼著,說:“大雞巴真燙人,火棍子一樣,呃!把俺的騷屄都燒糊了。”杜明一邊親著俺的脖子,一邊搖動屁股,打斜著左右插,淫笑說:“騷屄娘們。你別急,等我把你這大肥屄給你烤成肉饅頭,到時看我再好好吃她!”杜明一口氣肏了俺半小時,竟然不泄,俺才知道藥酒的藥性是真厲害。杜明起來叫俺換姿勢,俺翻身跪趴在床上,杜明從俺身后調整好位置,用力抓著俺的大屁股,挺著那根熱雞巴,頂住俺滑不溜丟的浪屄,用力一挺,大雞巴頭子蹭著屄肉塞了進去。俺心里陣陣爽快,一口氣差點喘不過來。等到大雞巴緩緩退后時,俺才嗯呀一聲浪叫出來,說:“明哥,你真會肏,不白玩了那麽多婊子。肏俺,快肏俺!往死里肏俺的浪屄。”杜明看著俺的浪模樣,老來盡了,大雞巴肏得俺越來越狠,說:“騷屄娘們,我的大雞巴怎麽樣?”俺浪著說:“厲害,真會肏。



? ? 大雞巴又硬又燙,塞死俺的浪屄了”。



? ? 杜明喝了十全神鞭酒,真像神力護體一樣,肏起屄來一下也不停,還越來越凶狠,俺都有點抵擋不住了,屄里泄出一大抛陰精。杜明被俺的陰精一沖,身子一哆嗦,也撲撲的射精了。完了,俺以爲完事了,可一看杜明拔出來的雞巴,一點沒軟,還是崗崗的硬。杜明叫俺翻過來,他將俺弄的沖著右面側躺,又將俺的左腿提起,用他右手抱著架在肩上,左手摸著俺的大奶子,下面一刻不停的狠肏。



? ? 早晨起來,俺的屄被肏得還真有些腫,賊辣辣、火燎燎的。俺下床走動走動,老難受了。



? ? 俺看看表,已經中午十二點多。杜明沒醒,俺就先穿衣服,等俺都穿好了,杜明才醒過來,問俺:“咋樣,我厲害吧!”俺過去,隔著被子在他雞巴上打了一下,撒嬌的說:“你們男人真缺德,就會糟踐女人!俺一個老娘們都叫你肏的走不動道,那些小姑娘咋受得了呀!”杜明掀開被子,手里托著雞巴,說:“我對你還留情呢,你瞅瞅!”俺一看,那大雞巴直愣愣的還挺著,俺嚇得往后一退。



? ? 杜明哈哈大笑,起身下地,說:“別怕,這是尿憋的。你當那酒是仙丹妙藥啊,其實喝一錢硬四個小時,現在藥性早沒了。”說完,披衣服上廁所去了……杜明晚上肏屄痛快,白天心情就特別好,還請俺吃中午飯,倆人開了個單間,一桌子酒菜四五百塊,吃的俺直詐舌頭,可杜明卻全沒當一回事,笑著跟俺吃喝。



? ? 等酒喝高了,杜明又來了色心,抓著俺的手,把俺拽到他腿上坐下,要跟俺親嘴。俺怕服務員進來看見,說:“別。叫人看見多不好。”杜明一笑,說:“這單間是我包的,想干啥干啥,我不叫他,他敢進來。”說著,一拉褲鏈,掏出雞巴,又淫笑著說:“晚上光肏屄了,你現在給我吹一炮吧。快點,不知咋地,我看見你就特來勁。”俺臉上一紅,說:“在這嘛?”杜明有點醉,用手巴拉著雞巴說:“就在這,沒事,快來吧!我都來勁了。”俺不好意思,可又不能得罪杜明,只好蹲到他倆腿當中,扶著半硬不硬的雞巴開始吞舔。



? ? 杜明舒服的呃了一聲,說:“上面喝小酒,下面女人舔雞巴,媽拉巴子的!



? ? 沒比這個更舒服的了。”說完,喝了杯酒,又看著俺舔雞巴,說:“跟我上過床的女人我都鼠不過來,連老毛子俄羅斯婊子我都肏過。這里面別看你年紀大,可我還就得意你,只有你在床上真他媽浪,別的娘們都是應付我,惦記我的錢,我看的出來!……我她媽的不是好男人,這我知道!可我還知道啥是黃金換白銀,真心對實意!做生意嘛,你對我不玩虛的、我對你就實實在在。”杜明拿硬起來的雞巴打了俺兩下腮梆子,問:“你從我這里往上海批貨快兩年了吧?”俺說:“嗯,有兩年了。”杜明又把大雞巴塞回俺嘴里,說:“我都替你急,守著上海這麽一塊好地方,要換我,一年少說賺百十來萬!”俺說:“俺沒文化的老娘們,又沒本錢,又是外地人,能混飯吃就不錯了。”杜明說:“這就是我要說的,昨天不是跟你說了嘛,送禮啊,送快樂!……別說我的關系都是錢砸出來的,就說當初我表弟只帶著兩萬去浙江,他是咋干的?瞅準了杭州頂級酒店的采購經理,一萬塊買了個沒開苞的女大學生,給經理睡了一星期,睡完了還有一萬塊禮金,就這麽炸開大門,那經理先付款后提貨,頭一票坤子就賺了八萬。”俺心里想著鈔票有些發癢,賣力氣的給杜明吃雞巴。杜明說:“你學著點,你現在的本錢咋也比他那時候足吧?可總是往小散戶銷貨,啥時候能熬出頭。瞅準了、趟一趟,備不住就成功了。……難道你想你閨女也在山溝里窩一輩子?”俺說:“誰想啊,俺也想帶她往大城市住去。”杜明說:“就是啊。坤子叫我搬去杭州住,好幾次了,可我常年要往山里收貨,里面的門路和關系不能交給別人,不然我早就去了,那大城市啥景致,你比我清楚!這山溝能比嗎?”杜明自己倒了一杯酒,接著說:“我雞巴上滾過的女人里面就你讓我最痛快最順心,叫肏屄就肏屄,你看,現在叫舔雞巴就舔雞巴,換了別的娘們不行,準跟我墨墨叽叽的不樂意,可你就不這樣,下去就舔。你實心對我,我看的出來,所以多關照你一些,我也樂意。給你的貨都是紙量最好價錢最低的,我表弟拿的都比你貴。……還有火車托運,你自己去一次試試,不叫你等上一個月算我白說,也就是我的關系,送到那就能發貨,不叫你耽擱賺錢。”他一番話,俺不知道有幾分真假,不過讓俺心里覺著熱乎,很像個有交情的老情人,而不是用點蠅頭小利換俺身子的臭男人。



? ? 下午,俺和杜明回到他的店里,俺的貨店里的夥計已經送到了火車站,杜明叫夥計準備鐵坤追加的貨,又跟俺說:“車皮今天夜里走,到上海你拿到提貨單,去提貨就行了。”完了,杜明開車送俺去汽車站,路上他說:“快過年了,全國市場需求量都大了,所以坤子過兩星期還要走一車,你在上海要缺個啥貨,就打個電話電報來,我先批給你,還跟他車皮過去,你回來再付款就行。”俺聽了,感動得眼淚汪汪的,差點哭了。杜明一笑,說:“咱們不是一夜就散的妓女和嫖客,咱們可是老交情了,這點方便總能照顧的!再說,你在上海混出頭了,我的買賣不也跟著好嘛。”俺心里一陣熱乎,不知說啥好了,說:“行!



? ? 等俺混好了,你來上海,俺給你叫上海最好的雞給你睡。杜明哈哈大笑,點頭答應。



? ? 俺在家又陪了閨女一天,跟她講了很多上海的美景,囑咐她一定要好好上學,考名牌大學,走出山溝去大城市;還說等她高中放假,帶她到上海玩。閨女聽了很高興。轉天臨走,俺給閨女留下兩百塊錢,讓她買文具用品。完了,告別婆婆和閨女,又回上海了。